京劇漫談 駱正教授主講

Emily Tang

  京劇作為我國傳統戲曲的代表,是我們中華民族長期積累和發展起來的精神產品。我國的京劇藝術在世界上有很高的聲譽,以京劇藝術為代表的我國傳統戲曲,經過幾百年的社會實踐,表演藝術已經相當成熟完善,有一整套複雜完美的表演體系和程式,舉世公認是人類精神文明的寶貴財富。無論是表演形式中的唱、念、做、打,或是表演行當中的生、旦、淨、丑,以及主要表演流派中的梅、尚、程、荀等等都已具有很高美學價值。

  戲曲的起源有著多種的因素:一、人類的模仿本能;二、表達感情的本能和需要;三、圍觀的心態;四、提供娛樂及調劑豐富精神的活動。上述的四種原因之中,前兩種與戲曲的表演和演員的產生關係密切,後兩種為戲曲的演出提供了觀眾的來源。當尋找戲曲起源的視野縮小到更為具體的文化範圍之內時,出現了眾說紛紜的局面。第一是「巫說」,即古代進行的祭祀、問卜、求醫和宗教等儀式活動。第二是「外來說」,認為戲曲來自印度梵劇的傳入和演變。第三是「傀儡說」,認為戲曲來自傀儡戲-木偶戲。還有一種是「綜合說」,認為戲曲主要來源於古代歌舞、古代說唱藝術和滑稽戲。

  戲曲的形成有一個多種藝術融合的過程。自秦以來,有了百戲集中表演的傳統。在漢朝百戲集中表演的地方是宮廷的平樂觀。到了北魏集中表演於寺廟,到了南宋,其首都臨安(杭州)的瓦舍勾欄,在數量和質量上都有了增多和提高,並且它們的表演也互相吸收融合,起源於滑稽戲的雜劇就在這種瓦舍勾欄中吸收了各種藝術,而形成了綜合性的戲曲藝術,被叫做「宋雜劇」。到了元代,戲曲稱為元雜劇,也被稱為「元曲」。元雜劇是中國戲曲史上的一個高峰。到了明朝,出現了「傳奇」,並且產生了昆劇,一直延續到現在。

  京劇是許多地方戲如昆劇,秦腔,徽劇,漢調,梆子等在北京逐漸融合而形成的一種以西皮和二黃腔為主要唱腔的新劇種。到了清朝末年和民國初期,京劇達到了空前繁榮的局面,被認為是中國戲曲的代表,被稱之為「國劇」,大戲有京劇、昆劇、山西梆子、河北梆子、漢劇、湘劇、川劇、粵劇和閩劇等,小戲指評劇、瀘劇、錫劇、越劇、揚劇、楚劇、呂劇、泗州戲等。

  京劇有三大特徽:綜合化,程式化和虛擬化,廣義的戲曲的綜合化包括從形式到內容、從劇種到單個的劇目、從歷史的過去到當代各方面所表現出來的「多樣性」。狹義的或者說典型的綜合化是指在一齣規模比較大、比較完整的戲裡,其表演形式既有歌又有舞,並且要表現出一定的故事情節來。以京劇為例,要有唱、念、做、打,有生、旦、淨、丑的諸行當,服裝與化妝也是多種多樣。虛擬化是指仿照或模仿生活的動作,及在傳統戲曲的表演中,許多涉及表演的實物變成不存在或被其它的簡單物品所取代了。因為中國傳統藝術的審美概念中,最重要的是「意境」和「傳神」,因此有虛有實,虛實結合。程式化則是指表演的過程與形式的嚴格規定。〈京劇知識詞典〉說:「程式的原意是規程、規範、法式,立一定的準式,規範以為法,謂之程式。」以京劇為代表的傳統戲曲「唱」的表演「程式代」最為突出。首先是不同的行當,演員所使用的嗓音就有嚴格的規定:老生與老旦用真嗓;旦行用假嗓;小生用真假嗓。這裡有其生理與心理上的根據。

  京劇的唱腔主要是皮黃和西皮;還有四平調、南梆子、山歌小調等,二黃是在胡琴上定5.2弦。其特點是比較平和、穩重、深沉、抒情,節奏比較平穩,起音、落腔多在板上。由於唱腔流暢、舒緩,比較適合於表現沉思、憂傷、感嘆、悲憤等情緒,多用於悲劇。西皮則是胡琴上定6.3弦,其曲調活潑跳躍,剛勁有力,唱腔明朗、輕快,適合表現歡快、堅毅和憤怒的情緒。

  京劇表演和歌唱時,離不開樂隊的伴奏。樂隊分別稱為「文場」和「武場」,「文場」伴演文戲,以管弦樂為主;「武場」伴演武戲,以打擊樂為主。

  京劇的「念」,是帶有音樂性的說話,也叫「道白」,主要是兩種:一種是「韻白」,用「湖廣音」,「中州」說文縐縐的話,小生,、老生、老旦、青衣、花臉都說韻白,表現莊重的神情,另一種叫「京白」,用多「兒音」的北京言來說,主要由花旦、彩旦、小丑、太監等使用,語調活潑流利,多表現幽默詼諧的內容和情感。

  京劇的「做」,指各種舞蹈性很強的表演動作和身段、姿勢以及面部表情,這些都有相當嚴格的規定和模式,如表演走路,要有一定的步態,如官員的「四方步」,武大郎的「矮子步」等,又例如許多角色的戲衣袖口都有一塊白綢子,名叫「水袖」,抖動或舞動水袖表示人物的各種心態。此外,文官出場多要整冠理髯;武將出場表演「起霸」,表示整理戎裝,準備行動的威武氣概;蜘蛛精在一剎那間的「變臉」等,都說明了京劇的程式化動作極為豐富精緻。

  京劇的「打」,是舞蹈性很強的武打格鬥,許多武戲有難度很高的雜技動作,主要是弄兵器,演員之間武器的拋接叫「出手」,在格鬥中突然停止,擺出優美威武的姿勢和場面,叫「亮相」。

  以上的「唱,念,做,打」是京劇表演的四種基本形式,也是演員的四種表演功夫,在梨園界裡稱之為「四功」。

 

京劇

  戲曲中不同角色的分類叫「行當」,主要是生、旦、淨、丑四大類,京劇行當中的「生」行指男性角色,分為老生、小生和武生,老生演的是中年和老年人,因為要掛戴假的鬍鬚,所以也叫「鬚生」。小生是青年角色,又細分為:「巾生」、「雉尾生」、「窮生」和「官生」。武生指會武藝的人物,分為「長靠」與「短打」兩種。長靠通常使用較長的兵器;短打則一般使用短兵器或徒手武打。「旦」指女性角色,按年齡分為「老旦」和「小旦」;按性格可分為「表衣」和「花旦」;按武功可分為「武旦」和「刀馬旦」。旦行演員中,影響最大的是梅蘭芳,尚小雲,程硯秋和荀慧生,四人當中以梅蘭芳的成就最高。

  「淨」,也叫花臉,因為臉上塗抹上大量顏色,是性格與相貌上有特點的男性角色,偏重唱工的淨叫「正淨」,也叫「大花臉」或「銅鍾」;側重表演身段、功架與念白的淨叫「副淨」,也叫「架子花」或「二花臉」,紅臉代表赤膽忠心,粉紅臉表示年老氣衰,紫臉代表剛毅,黑臉象徵鐵面無私或粗魯剛猛…在譜式上,按臉譜構圖形式分為整臉、碎臉、三塊瓦、花三塊瓦、十字門臉、歪臉、丑臉和象形臉。

  「丑」指相貌醜陋的人物,一般在鼻子處勾畫一塊白,所以叫「小花臉」;或用點,、白、紅三色勾畫局部臉譜,因而也叫「三花臉」。丑主要分為「武丑」,「文丑」與「一般丑」三種。

  京劇的戲裝又叫「行頭」。傳統京劇不管是哪個朝代的人物,基上都是明朝的裝扮,並且不受劇情中季節和地區的限制,不分熱天或冷天,南方或北方,漢族或其他民族。京劇中的道具叫「砌末」,在戲曲舞台上所用的道具要盡量避免用真的實物,以便適應演員的表演動作,及為不受時間與空間限制的虛擬提供條件。京劇劇目非常豐富,已知約有五千多個劇本,其中許多規模很大,成為「系列戲」,內容多為歷史故事。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深受群眾喜愛,久演不衰的戲;然而,大量精品劇目,已瀕臨失傳了。

  京劇既有歷史性與封建性,又有政治性與人民性;有倫理性與情感性,以及文學性與科學性。傳統京劇多演歷史故事,幾乎各個朝代都有。傳統京劇中反映政治民生的也有不少,其中以「清官戲」、「愛國戲」和「水滸戲」最多,最受歡迎,京劇也充分體現「天,地,君,親,師」及「中,孝,節,義」的人際關係和社會行為的原則。情感性主要是指在戲中有大量的戲側重於表現人物角色之間的感情活動。不少戲裡都有對人物的心理活動細緻深入的表演;對夢、醉、瘋、高度緊張等特殊意識狀態和變態行為的表演卻都很符合科學規律。京劇的文學性也是很強的,譬如當重要角色一出場就要唱,念的「引子」和「定場詩」都是詞和詩;京劇中有一些唱詞,是直接採用文學作品中的一些原句,京劇的唱詞中還有一些雖然不是來自文學名著,但其本身有相當高的文學修辭特點。而且,京劇的故事內容大部分是來自文學名著。

  京劇作為戲曲中的一個代表劇種,在宏觀表演上當然具有綜合性,但是具體到一齣戲,就不一定是生、旦、淨、丑各種行當都有,也不一定是唱、念、做、打並重了。許多戲的表演都有所側重,甚至是「單項」進行,在眾多的京劇劇目中,以唱工為主的「唱工戲」,從數量上可以說是最多的了,單純地念,不唱不舞的「念工戲」卻很少,至於具有做工表演的「做工戲」,大多與唱念結合進行。而以武打翻跟斗等程式動作表演武功的「武打戲」,以及插入了大段舞蹈的「舞蹈戲」也很多,而按角色行當分類,則可以分為「生行戲」,「旦行戲」,「淨行戲」和「丑行戲」。

  京劇是我國的文化瑰寶,是一間比較複雜的藝術,透過這一堂講座,駱正教授深入淺出的講解,讓我們對傳統的京劇藝術有了初步的認識。